天吉网>母婴育儿>365公司在哪里·达卡的烟火人间

365公司在哪里·达卡的烟火人间

2020-01-11 08:49:17 来源:阅读:1747

365公司在哪里·达卡的烟火人间

365公司在哪里,达卡市内拥堵的交通与北京相比也有过之而不及。

前往孟加拉国首都达卡之前,我对这座城市的了解,仅止于有限的资料。其声名远播,源于市内分布的800多座清真寺,这几乎成为每一个去过达卡的人,必然会提及的经历。

预定飞往达卡的国际航班之后,我和当地的翻译孟非联系,他却告诉我:“清真寺之外,达卡还有许多去处,那里才是这座城市生活的真正模样。”

正因这句话,我改变了最初的行程安排。事后想来,这难道不正是到访一座城市的本真意义所在?从陌生到熟悉,你所寻找的,正是隐藏其中的她的模样。

生活,值得期待

达卡的世俗生活,是从凌晨5点半遍布全城的宣礼塔诵经声中开始的,历经1400余年沧桑岁月,从未间断。很难想象当整座城市完全被诵经声包围之时,所能感受到的震撼:金黄色的光线一点点撕裂黑暗,晨星渐渐隐没于天际,圣洁的邦克声召唤着人们,一座千年都市被唤醒了。

我们约好7点从酒店出发,前往达卡大学,这也是孟非极力推荐之处。这位翻译和国内一档电视节目主持人同名,在当地孔子学院学习三年的中文,平时帮叔叔做生意,闲暇时,会为朋友介绍来的中国人担任当地翻译工作。

坐上车行驶不到十分钟,我们便被堵在了路上。人力车、三轮出租车挤满街道,我们乘坐的车辆在街道的缝隙中一寸一寸艰难地向前移动。来孟加拉之前,我听说过达卡的拥堵,但从来没有想到,竟然可以拥堵到如此境地。

达卡最为常见的交通工具,恐怕是三轮出租车与人力车了。孟非向我介绍,三轮出租车40万塔卡(孟加拉塔卡对人民币汇率约为1:0.0833)一辆,大多数由印度生产,上写此车可出租,下留联系电话。如果没写上述字样,那么便是私家用车。人力车则更便宜,2万塔卡一辆,因达卡雨季街道易积水,故车轮均离地面一尺五左右。无一例外,车身均描绘当地特色的传统图案,色彩鲜艳,如同一幅幅流动的民俗画。

达卡市内街道上的交通工具——小四轮。

无论是三轮出租车还是人力车,大多都装有各式喇叭,在拥堵的路上,一时间喇叭声此起彼伏,扰人心烦。偌大的街道,仅有一名警察左手拿着扩音器喊话,右手拎着一根木枝做的棍子,不停地敲打人力车,大声疏导着交通,却也效果甚微。一些小商贩在车流中穿梭,个个头顶箩筐,上面盛满各种小吃、花生、香烟,甚至还有书籍,沿车流叫卖。我看到被堵在车上的顾客,拿起一本书随手翻阅,十几页过去,车辆纹丝未动,街道俨然是“市场”了。

堵车严重,车辆之间的各种刮蹭也在所难免。我看到这里的司机往往在发生轻微刮蹭后,甚至连车都不下,彼此互相看一眼,继续上路。因经常发生刮蹭事故,以至于连修都不修了,尤其是公共汽车车体上那一条条长达三五米的深深刮痕,猛然看去,令人触目惊心。

在达卡,公交线路多由私人公司运营,也因为堵车行驶缓慢,车门总也不关闭,方便乘客随时上下车。我看到那些带着行李的人若要上车,直接把行李扔在后面的行李厢。下车之时,用手大力拍门,之后随着车辆边跑边打开行李厢,拿出行李,再砰地一声关上。人车混杂,实在是惊险,当地人却已经习惯了。

达卡市内路边的贩卖水果的商贩。

达卡何以拥堵至此?这需要从190年前寻找答案。1757年普拉西战役之后,英国东印度公司便将孟加拉作为扩展不列颠印度殖民地的中心。直至1947年离开,英国殖民统治了190年的漫长时光,并将法律和财产权利等西方观念引入这块古老大地。这些来自殖民时期遗留下的痕迹,至今仍然在孟加拉国的司法、交通、教育、卫生、军事等诸多领域观察到其影响。

其中,私有产权不可侵犯,也成为殖民时期所完整保留下的观念,深刻地渗透到其后的时代。直至孟加拉国独立建国之后,仍然作为一项重要的保护公民财产权的法律条文影响至今。

也因此,达卡每一条道路的修建与拓宽,皆需征得拥有房屋产权权利人的同意。但事实是,房屋所有者往往并不愿意被拆迁。其中原因之一,是权利人所获得的征地补偿,并不足以在新居开始新的生活。一条街涉及百余户,一户不接受拆迁,这条道路也就难以拓宽修建。

法律保护了私有产权的完整。但随着达卡经济的发展,大量人口潮水般涌向这座超级都市,现已成为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,路况却难以改善。于是,达卡的街道变得拥挤不堪,直至如今,仍是困扰达卡城市的一大顽疾。

我在达卡期间,曾向包括孟非在内的多位当地人请教,却都告诉我,如果需要选择,他们宁肯选择法律保护自身权益不受侵犯。在当地人看来,这是生活尊严的唯一保障。孟非反问我:“如果没有了生而为人的尊严,生活还值得期待吗?”

交通的拥堵与法律尊严,孰轻孰重?现实,给出了最好的答案。选择,在此时便意味着结果和承担,它发生了,那么便只有去坦然接受。尽管并不完美,但无论如何,生活,是值得期待的。

达卡市内随处可见的人力三轮车。

纪念碑与雕塑

经过最为拥堵的地段,幸运的是,前行的道路便畅通无阻,很快便来到达卡大学。孟加拉国有很多历史事件,均与达卡大学相关,直至现在,校区内仍多处可见纪念碑或雕塑。我要找寻的是中央烈士纪念碑(当地人称为绍黑德塔),是为纪念在孟加拉语斗争中被害的人们而建。

巴基斯坦在1947年成立时,当时分为两个地区,即东巴基斯坦(又称东孟加拉)和西巴基斯坦,两者在文化、地理和语言上都不相同。1947年8月,东巴基斯坦政府在达卡的艾登学院匆匆成立,房舍无法安置大量的政府人员,他们只能在用竹子临时搭建的棚屋里办公。新政府面临着的难题很快到来,巴基斯坦教育会议提出,以乌尔都语作为国家的语言。但是,东巴基斯坦的精英们反对此提议,并为此提交了一份修正案,要求使用乌尔都语的同时,也可以使用孟加拉语。

这份修正案被时任总理利亚克特·阿里·汗拒绝,并称“巴基斯坦因生活在这片次大陆上的1亿穆斯林的要求而建立,这1亿穆斯林使用的就是乌尔都语……一个国家只有一种语言是十分必要的,这种语言就是乌尔都语,而不是其他语言。”

来自总理的回应,在东巴基斯坦激起了震荡。一些学生为此在当年12月份成立了语言行动委员会。至1948年3月,反对使用乌尔都语作为唯一国家语言的集会和罢工越来越多,迫使当时新上台的总理沃杰·纳齐姆丁不得不来到达卡,并在中心绿地举行对话。他告诉民众,东巴基斯坦有权选择他们的地方性语言,但是,乌尔都语将是巴基斯坦的国家语言。

沃杰·纳齐姆丁的表态,引起学生们的激烈反对。达卡大学开始罢课,提出“我们要求孟加拉语作为国家语言”,并号召组织抗议大会。阿卜杜勒·哈米德·汗·巴沙尼主持了这次大会,否决了将乌尔都语作为国家语言的政策,决定在东巴基斯坦发起罢工和示威活动。

针对抗议大会的决定,政府发布针对性的强制示威禁令,一些领导者开始犹豫,是否要违抗禁令。达卡数千名学校和学院的学生,则聚集在达卡大学校园内,并且从校园走上街头,开始游行示威活动。就在我眼前的达卡大学校园内,警察使用警棍试图驱散学生,并将枪口对准学生们,包括一名九岁男童在内的五人被杀害。

达卡大学里的雕塑群。

在学生被杀的地方,人们只能匆匆地用泥和砖块建立起一座纪念碑,随即被当局派人破坏。学生们又建造起来,很快又被拆掉,反复多次,一座纪念碑的建造,成为对立双方意志表达的焦点。在我眼前由混凝土建造而成的中央烈士纪念碑,则是在1962年重新建造,并一直保存至今。四个高高耸立的长方形框架,将中间巨大的框架围起,简洁却隆重,以纪念为母语斗争牺牲的人们。

孟加拉母语运动的影响巨大,东巴基斯坦人由此坚决反对穆斯林联盟政府,追求自治的愿望,也在此时逐渐成为斗争的方向,但是一直被当局压制。直至1965年,巴基斯坦与印度打响了争夺克什米尔的战争,东巴基斯坦因地理原因,实际上与西巴基斯坦切断了联系,没有军队保护的东巴基斯坦,随时面临战争的威胁。

不安全感及被背叛的愤怒,使得寻求自治成为东巴基斯坦普遍的共识。1968至1969年,一个东巴基斯坦学生组织的联盟成立了一个联合阵线,提出包括自治要求在内的十一点宣言。大批知识分子精英、工人、市民、农民热烈响应,当局的回应则是残酷的镇压。一时间,街头对抗充斥达卡大街小巷,独立运动开始了,并在三年之后,最终引发孟加拉国解放战争。

从中央烈士纪念碑前行,便是达卡大学外语学院,在学院门口不远的地方,有一座雕塑,8个年轻的男女昂首挺胸,手臂相连,正是为了纪念独立运动而设立。而我在达卡街头,也看到描绘孟加拉解放战争的街头壁画,年轻的士兵手持冲锋枪,脸上充满喜悦。当地人告诉我,壁画名称叫《从1952到1971》,讲述的正是这段历史。

在达卡大学校园,有许多雕塑与纪念碑,印证着国家的风云变幻。在我看来,一座座纪念碑与雕塑,揭开的正是一页页历史篇章,而金色孟加拉,由此呈现在世界面前。

达卡大学里的学生。

撰文\孟繁勇(本刊记者)摄影\王楠楠

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《世界遗产地理》2016.4月刊!

上一篇:街头霸王各代FC版本(也就是小霸王游戏,看看有没有你玩过的)
下一篇:快讯:得利斯涨停 报于8.47元
关键词: